舊版 English

传道授业—北大教学优秀奖获奖者访谈 | 莫同:課程要有料,教學需有方

爲了營造重視教學、獎勵先進的文化氛圍,促進我校教學質量提高,從2016年開始,學校設立了“北京大學教學優秀獎”,獎勵在教學中認真履職、積極投入、教學質量高、效果好的教師。2018年共有45名從事研究生教學的教師獲此殊榮。爲了表彰他們在研究生教學工作中做出的成績,推廣他們的先進經驗,研究生院從45名獲獎教師中選出典型代表若幹名,推出“傳道授業—北大教學優秀獎獲獎者訪談”,與全校師生一起分享他們在研究生教學方面的經驗與體會。

莫同:課程要有料,教學需有方

 

莫同,北京大學軟件與微電子學院軟件工程與數據技術系副教授,主要研究興趣:服務計算、情境計算、雲計算、數據挖掘和社會計算。榮獲北京大學第十七屆青年教師教學基本功比賽理工科組一等獎。

近三年授課情況:

《雲計算技術及應用》(研究生必修課)

《數據挖掘及應用》(研究生必修課)

累計聽課人數926人

 

工程碩士研究生以培養“工程師”爲目的,旨在縮小本科畢業生與社會産業界用人需求的差距。雖然在針對業界急需的某項或若幹項特定的職業技能訓練上,企業培訓班或者職業技術學校可能更爲直接和有效,但是,高校的研究生教育更加注重的是對學生的領域知識體系構建。打個比方,假如行業的領域知識是一棵樹的話,那麽具體的某項技術就是樹上的一個枝杈或者一片葉子,研究生教育重點在于樹的建立。以IT行業爲例,工程碩士的研究生教育在課程設置上,一方面需要讓學生了解掌握若幹業界主流的技術,另一方面,更爲重要的是要讓學生對行業知識體系和脈絡有一個宏觀上的整體了解,清楚各種技術發展演變的區別和聯系,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這樣,讓學生“外”具備一技甚至幾技之長,能夠快速地適應企業用人需要,“內”具備一定的理論基礎和發展潛力,通過“內外兼修”打造能夠適應IT行業技術潮流快速發展變化的工程型應用人才。

再論“教學”,教與學是緊密結合的,理想的教學是教與學能夠積極互動的。可能有些老師認爲相比歐美學生,國內的學生比較“沈悶”,不願意表達自己,個人對此有不同的看法。現在的年輕一代的學生,是伴隨著使用論壇、朋友圈、抖音等等成長的一代,表達自己、“曬”自己、“秀”自己是深入這一代骨髓的行爲模式。那麽,爲什麽課堂上學生們就沈悶了呢,其實要麽是因爲學生沒有跟上,比如沒聽懂或者壓根就沒聽;要麽是因爲渠道不對,不是他們所喜歡的或者習慣的表達方式。

要想能夠讓學生認真聽講,並且能夠跟得上,一是課程要“有料”,讓學生有新鮮感、有興趣,才能抓住他的求知欲,避免人來心沒來,上課開小差。二是在講課的時候需要換位思考,考慮學生是否能夠聽得懂,如果知識過于抽象或者思維跳躍過大,就需要補充實際案例或者解釋說明進行銜接。三是課程講授的時候張弛有度,大腦不太可能持續50分鍾的連續高強度運轉,因此講重點內容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時候可以“敲黑板”提醒學生打起精神,然後接下來再安排諸如案例等可以精神稍微放松的內容,松緊相結合。四是注意內容的演繹技巧,老師不是複讀機,相同的內容不同的老師甚至同一個人講多次,在演繹上總是有差別的,是平鋪直敘的念,還是抑揚頓挫的誦,聽起來的感受是不一樣的,這就要求老師上課要具有飽滿的熱情和狀態。

 

 

關于表達溝通渠道,舉一個個人課堂教學的實際例子。網上觀看視頻在現在的學生中非常普及,彈幕是一種常見的視頻觀衆間互動的形式。我把彈幕這種符合學生交互習慣的形式搬到了課堂上,在講授內容需要互動時開通彈幕,學生通過掃描二維碼,利用手機微信即可發送彈幕內容並顯示在投影上。彈幕這種形式學生非常熟悉,而且覺得有趣,以前似乎從來沒有在課堂上遇見過,另外彈幕信息是可以匿名的,投影可以只顯示發送的內容而不知道是發送者是誰,這樣學生可以暢所欲言又不必有所顧慮。實際的應用效果非常好,學生們非常踴躍。這說明我們的學生其實並不是不願意互動,只是沒有找到一個適合他們的渠道或者形式。

最後談一談考試,考試是我們在教學中常用的衡量學生學習效果的方式。根據工程碩士研究生的培養目標,我們培養學生的目的是爲了讓他們能夠更好的解決業界的工程實踐問題,至于使用什麽方法解決問題其實通常並沒有嚴格限制。換言之就是怎麽解決都行,問題解決即可。而實際我們在學習和考試的時候,更多的是方法導向的命題作文,即分別去講解A方法是什麽,B方法是什麽,然後考試的時候也是考A方法求解的結果是什麽,B方法求解的結果是什麽。實際上,更爲有用的其實是當遇到什麽樣的問題,該用什麽方法去求解。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