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 English

王首傑:學術征途中的執著與快樂

2018年是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也是北大建校120周年和全面推進“雙一流”建設的關鍵一年。研究生院以建設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生教育體系爲目標,以“北京大學博士研究生教育綜合改革”爲抓手,在研究生培養管理、資助體系、學科交叉、國際化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舉措,旨在推動研究生培養質量的全面提高,實現北大研究生教育的內涵式發展。藉此契機,研究生院將推出“青春的榜樣——北京大學優秀博士生”系列訪談報道,希望以這些優秀的博士生爲榜樣,激勵更多的研究生同學刻苦學習、不懈努力,成爲“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的拔尖創新人才。

“北大讀博四年,能夠逐漸學會獨立思考並邁進理論研究的門檻,是我最大的收獲。北大曆史底蘊深厚,人才輩出,能夠代表優秀博士生分享自己對于科研工作的一些淺見,是我的莫大榮幸”

 

王首傑,北京大學法學院經濟法專業2014級博士生,師從蔣大興教授。主要從事公司法與法律規制理論研究。攻讀博士期間,在《中國社會科學》等雜志共發表論文五篇。獨立主持省部級科研項目兩項,均已結項,一項爲中國法學會青年項目,于2015年首次放開博士生申報課題資格時申報獲批,另一項爲北京市法學會青年項目,屬迄今在該單位唯一以博士生身份申報獲批的青年項目,且結項被評爲優秀。曾獲北京大學“校長獎學金”、“創新獎(學術類)”、“三好學生”“廖凱原獎學金”、“學習優秀獎”、“光華獎學金”以及“研究生學業獎學金”等獎勵。

1、興趣爲先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對研究生涯的入門階段來說,興趣是必要而又極其重要的。在年輕時可以發現真正的興趣所在,是幸運的,如果能把興趣範圍精准地限縮于專業方向,那就更加難得。這一點,我很幸運,在讀碩期間就啓蒙了學術興趣。只有發自內心的喜歡學術,才能在一個又一個不眠之夜中感受思考的樂趣,才能在相對清苦而孤獨的生活中充滿快樂地堅持。對于尚未選擇讀博道路的人而言,讓興趣引領職業選擇十分必要;對于已經讀博的人,如果還沒有發自內心的學術熱情,則需進行“後天培養”,否則,科研過程中的痛苦會被加倍放大,非但難以達成學術上的“蛻變式”提升,還會最終成爲堅持研究的巨大阻力。

2、學徒心態

北大有很多優秀的師者,我的碩博導師蔣大興教授就是其中一位,他是一位既嚴格又寬容的老師。博士一年級,他“強制”我翻譯了十幾萬字的英文文獻,這使我在最短的時間內攻克了專業閱讀。博士二年級開始,當他認爲我的公司法研究具備一定積累的時候,又“指令”我在自身專業領域之外進行跨域研究,拓展新的理論研究領域——法律規制理論,我幾乎花了兩年時間研究該理論領域,這使我初步具備了法學體系內交叉研究的能力,使博士畢業論文的交叉學科研究的嘗試得以實現。同時,他對于學術規範、學術標准和學術態度的要求,也極爲嚴格。然而,他對學術觀點卻是十分寬容,經常鼓勵學生提出自己不成熟的見解。嚴格和寬容對我而言,其實都是並不輕松的挑戰,還好我並未輕言放棄,以一種掌握本領的學徒心態努力堅持著,盡管距離老師的期望依然有距離,但與四年前的自己相比,我的學術積累和創新意識已取得飛躍式進步。

如果師從于本研究領域中的佼佼者,本身就是被幸運之神眷顧的。明確自己的定位、端正學習態度相當必要。過分沈醉于自己的優點,容易形成路徑依賴而固步自封,如果不能以學徒心態面對自身的固有局限,積極補足短板,則學術科研之路不免會更加艱辛和迷茫。比起作爲初學者的我們,老師具有更深厚的專業基礎和更廣闊的理論視野,點撥一二即可避免我們少走許多彎路。在此,一並感謝法學院教過我、幫助過我的各位老師!

3、刻意練習

學術征途中,努力是必須的。或許,天賦對于學術的成功有一定幫助,但“努力”才是那個讓天賦可能發揮效用的“基礎”要件。在一個領域成爲專家需要一定時間的積累,“努力”則可以縮短基礎性積累的時間。但如果努力的方向錯了,則積累的越多可能效果越差。套用現在行爲心理學中非常流行理論,這種正確的努力方式,叫刻意練習。

讀博四年,我堅持努力。努力往往伴隨回報,在積極參與導師課題的過程中,我學會了理論類、立法類、司法解釋類以及對策研究類課題的寫作方法,讀博期間自己申報了兩次省部級課題均成功獲批。努力的同時,還要避免閉門造車的執著和天馬行空的臆想。孔子說“三人行必有我師”,在與他人學術交流的過程中,不僅是學習的機會,也是理性反思自己的機會。從公共資源中獲取學術營養,也不失爲正確的努力方式——通過閱讀論文、參加學術會議等方式,保持對本學科的最新研究趨勢的敏感,可保證研究選題具有一定的意義;“窮盡式”閱讀相關文獻,仔細梳理文獻所展示出來的學術脈絡,才有可能在前人的基礎上有所創新,否則,自以爲的“創新“,很有可能已經有人研究過了。

如果生活以學術爲中心,那就要與喧鬧的紅塵保持一定距離,同時還可能“摧毀”很多此前珍視的東西。就如博一的暑假,寫出來《中國社會科學》那篇文章初稿的同時,伴隨的是增重二十斤和數十根白發,可學術的樂趣可以讓人忽略這些,深入思考會令人忘記時間,甚至有一次三天沒怎麽睡覺自己都沒意識到,深醉于閱讀和寫作的時光,痛並快樂著。此外,每一個與學術爲伴的日子,多數時間都需要伴隨著謹慎的自省,才能讓“努力沒有白費”這句話充滿了實際意義。

4、善于平衡

或許,我們一直都在“修身”的路上,前路上所有的迷茫,其答案都可以歸結爲“平衡的藝術”。在心態上,我們需要平衡自傲與自卑;在學術標准上,我們需要平衡精益求精與“放過自我”;在學術成果上,我們需要平衡積累與産出。

平衡自傲與自卑。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一只自大的“怪獸”,我們需要它,卻也可能被它傷害。任由其馳騁于精神世界,終究會被“傲”所毀。將其消滅于無形,終究陷入深深的自卑。在大部分時間中,我都讓注意力專注于自身學術上的缺點,循環往複的自我否定也曾使人深深地痛苦。

平衡精益求精與“放過自我”。什麽樣的文章能夠稱之爲“好文章”?做到什麽標准就可以“放過自我”?當我們覺得在追求極限的時候,離自身的主觀極限和事實上的客觀極限到底有多遠?“不足勝有余”的中庸思維,什麽時候才適用于學術研究中的心態平衡?這些都值得思考。

平衡積累與産出,這恐怕是最令人糾結的一個問題。博士期間更多的是在“學徒”,往往在學術積累和學術産出上會産生矛盾,如果過分執著其一,最終兩者恐怕都無法圓滿。如果掌握了浩瀚學術海洋中微小的幾滴水,就迫不及待地“炮制”作品,即便“著作等身”,也難免言之無物或流于重複;如果只考慮練“基本功”而忽略“輸出”訓練,也不是完整的學術。因此,在拓展學術領域和研究範式的同時,也需要考慮適當地“産出”。就個人而言,我選擇了以積累爲主,盡最大努力追求質量,數量上難免會有不足。值得欣慰的是,目前已發表的五篇文章合計知網下載量已超過六千,至少證明有人看自己的文章。其實,這個問題沒有終極正確的答案,終歸是一個有舍有得的抉擇。

培養學術熱情、保有謙虛心態、執著努力地堅持以及掌握平衡的藝術,是我認爲學術征途中重要的四個面向。碩博在北大求學的六年,我的人生發生了巨大變化,從一個法律技術工作者變成一個學會思考的人。在即將畢業之際,多有不舍,感謝北大法學院!感謝北京大學!值此校慶之機,祝願母校在濃厚的曆史積澱中永遠年輕充滿活力!

發表文章

1.蔣大興、王首傑:《共享經濟的法律規制》,載《中國社會科學》2017年第9期(CSSCI權威期刊)。

2.王首傑:《激勵性規制:市場准入的策略?——對“專車”規制的一種理論回應》,載《法學評論》2017年第3期(CSSCI法律核心期刊)。

3.蔣大興、王首傑:《法律規制共享經濟的事實前提》,載《揚州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2017年第3期。

4.蔣大興、王首傑:《論民法總則對商事代理的調整——比較法與規範分析的邏輯》,載《廣東社會科學》2016年第1期(CSSCI核心期刊)。

5.蔣大興、王首傑:《破産程序中的“股轉債”——合同法、公司法及破産法的“一攬子競爭”》,載《當代法學》2015年第6期((CSSCI法律核心期刊)。

課題研究

主持課題:

◆《公司能力的實證研究——公法與私法交叉的視角》,2015年中國法學會部級招標課題青年項目(已結項,結項合格)

◆《共享經濟下的法律問題研究》,2016年北京市法學會(省)市級招標課題青年項目(已結項,結項優秀)

 

參與課題:

共協助申報、組織或參與撰寫導師蔣大興教授主持的課題十余項,一般作爲課題協調人和主要承擔者。例如,在國家社科基金重大課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的公共商行爲及其規制”中,擔任總協調人,並負責“公共規制”子課題初稿的撰寫,目前已發表階段性成果三篇、待發表一篇。又如,在工商總局委托課題“公司名稱制度改革”中,負責立法建議稿終稿的幾輪修改,掌握立法性課題的寫作方法。總之,承擔過的課題,包括國家社科基金、國家語言委、國資委、最高院、工商總局、中國法學會、北京市法學會以及企業委托等課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