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 English

青春的榜样—博士研究生校长奖学金获得者系列 | 曾悅: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2018年是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也是北大建校120周年和全面推進“雙一流”建設的關鍵一年。研究生院以建設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生教育體系爲目標,以“北京大學博士研究生教育綜合改革”爲抓手,在研究生培養管理、資助體系、學科交叉、國際化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舉措,旨在推動研究生培養質量的全面提高,實現北大研究生教育的內涵式發展。藉此契機,研究生院推出了“青春的榜樣——北京大學優秀博士生”系列訪談報道。

本學期,我們特別推出博士研究生校長獎學金獲獎者代表的訪談報道。博士研究生校長獎學金是北京大學設立的榮譽性最高、資助額度最大、影響範圍最廣的研究生獎學金,在研究生的招生、培養和獎助等方面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希望全校研究生以這些優秀的博士生爲榜樣,刻苦學習、不懈努力,成爲“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的拔尖創新人才。

 

 

曾悅,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德語系2017級博士生,2018-2019學年度北京大學博士研究生校長獎學金獲得者,師從谷裕教授,研究方向爲德語近現代文學。博士學習的一年時間裏共發表論文4篇,譯文1篇,並獲得國家獎學金、三好學生標兵、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第十屆研究生論壇二等獎等獎項。

 

Der Langsamste, der sein Ziel nicht aus den Augen verliert, geht noch immer geschwinder, als jener, der ohne Ziel umherirrt.

“眼裏不失去目標的人,即使最慢,也永遠比那些沒有目標,四處徘徊的人要走得快。”

——萊辛(德國作家及理論家)

 

不知不覺間,在燕園已經度過了第一個年頭,回望過去一年的生活,忙碌而又充實,緊湊而又惬意。在燕園濃厚學術氛圍的熏陶下,我的心境日漸沈穩。遨遊在知識的海洋中,我也逐漸找到了自己要爲之不懈奮鬥的目標。博士學習第一年結束後,我如願獲得了2018-2019學年度北京大學博士研究生校長獎學金,這是對我這一年努力的最好褒獎,也證明了學術道路是我做出的正確選擇。

從迷茫到堅定:既前行莫彷徨

說起來,我也算不上是燕園的新人了。三年前,在北大德語系完成了研究生階段的學習後,我並沒有繼續深造,而是選擇回到家鄉的一所高校擔任德語教師。或許是多年的求學生涯令我略感疲憊,所以我想要先走出校園,轉換角色,待到日後時機成熟再重回學校攻讀博士學位。盡管擔任一名高校的德語教師是我自本科以來就確立的職業目標,但當自己真正如願以償後卻依然覺得心有不甘,並且在教學工作中我也逐漸發覺,自己雖然能夠較爲順利的完成教學任務,但在科研方面卻有些捉襟見肘。我開始意識到,回到北大繼續深造學習勢在必行。于是在工作了兩年後,我毅然放棄了這份在旁人眼中算得上不錯的高校教師工作,重新背起書包,回到了熟悉的燕園。

相較同齡人而言,我開始博士學習的時間晚了兩年,所以更加懂得時間的寶貴,更加努力地將幾乎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學習與科研中。幸運的是,在高校的兩年教職經曆還是給我留下了不少寶貴的財富。雖然我起步晚,但由于早已對自己今後的科研有了規劃,並且在教師崗位上得到了切實的曆練,我比過去更加清楚自己是否適合學術,也較早摸清了獨立研究的門道,漸漸地積累了一些學術寫作和發表的心得。在入學後的第一個學年裏,我便獨立撰寫並發表了4篇學術論文和1篇譯文,還有另外2篇論文正在審稿,同時,我博士論文的研究工作也在穩步推進中。所以說,既前行莫彷徨,經曆過迷茫,才更能看清楚目標在何方,哪怕起步晚一些,也可以實現彎道超車。

 

從陰郁到明朗:與良師益友同行

博士的學習生活不僅可以飽嘗收獲的甜蜜,有時也會感到一絲苦澀。文科博士往往有延期畢業的風險,而我因爲是辭去工作後回爐再造,更是承受著比一般博士生更加沈重的壓力。博士學習第一年除了需要專注于自己的課題之外,我還承擔了很多事務性的工作。第一學年快要結束的時候,我開始感到有些吃不消,狀態也不如以往。細心的導師和師姐們發現了我的變化,紛紛噓寒問暖,給予我體恤入微的關心和愛護。師姐們帶我出去放松,陪我聊天解悶,導師谷裕教授更是貼心地免除了我手頭的一些工作,還耐心地開導我,建議我要勞逸結合,才能有飽滿的情緒開展研究。在周圍老師和夥伴們的幫助以及家人的支持下,我逐漸走出了情緒的陰霾,重振旗鼓,再一次全身心地投入到科研當中。

 

從國內到國際:盡豐厚資源之用

外国语学院是北大历史最为悠久的学院之一,作为外院的一员,我得以享受着北大非常丰富的学术资源,特别是外院图书馆,环境优美舒适,藏书资料极为丰富,专门的DAAD藏书更是满足了我对于知识的渴求。此外,北大还提供了优渥的國際交流和对外交换条件,便于我们拓展国际视野,增强综合竞争力。2017年11月,在北京大学研究生学术交流基金的资助下,我赴宁波大学参加第二届海洋文学与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作为会场唯一一名德语专业研究者,我在会议上宣读了论文,并同与会专家学者进行了深入讨论,展示了北大外院博士生的风采,我的报告内容也获得了专家学者们的一致好评。2018年,我在北大德国研究中心的帮助下,成功收到德国学术交流中心(DAAD)的邀请,将于12月初赴德国柏林参加2018年德国及欧洲研究中心大会,并在大会上就自己的在研课题进行海报展示。

寫在最後

我的博士生涯才剛剛開始,良好的開端或許預示著圓滿的結局。學術之路雖然艱辛,但每到收獲之時便又深感之前所有的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手中捧著的沈甸甸的校長獎學金證書,便是對我所取得成績的最好肯定。有了這份榮譽,我接下來一年的學習和研究將會更加心無旁骛。從燕園走向社會,又從社會重返燕園,我在兜兜轉轉間少了幾分彷徨,多了幾分堅定;少了幾分猶豫,多了幾分笃定。現在的我,清楚地知道目標就在前方,只需要堅定信念、腳踏實地朝著目標的方向奮進。“博雅塔下宜聆教,未名湖畔好讀書”,我相信未名湖畔的博雅塔將永遠爲我照亮腳下的路。

論文及譯文發表

1. 曾悅.《浮士德》“水”“火”意象的文化探究及歌德的自然观 [J]. 外国语言与文化,2018(3):60-67.

2. 曾悅. 歌德晚年的“世界文学之路”[J].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2):75-82.

3. 鲍尔坎普尔(撰). 曾悅(译). 融入是否成功?——二战后德国及奥地利境内的东欧、中东欧及东南欧的德裔难民和被驱逐者 [C]. 北大德国研究(第七卷),2018:85-95.(译文)

4. 曾悅.《学生托乐思的迷惘》中的“世纪末”情绪及危机意识 [J]. 浙江外国语学院学报,2018(1):94-99.

5. 曾悅. 无奈的亲情——卡夫卡小说《变形记》中“妹妹”形象的分析 [J]. 安徽文学(下半月),2017(12):33-36.

 

 

 

返回